<
党政新闻

王忠新:“党政分开”是深不可测的陷阱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1-29 10:22

  改开以来在改革上,最惊天动地的就是“党政分开”。那些推行“党政分开”的骗子,把“分开”的好处讲的天花乱坠,正可谓:讲的诱人,喊得响亮,动作凶狠。可实行“分开”的实际效果,却掩盖不了一个基本事实:它直接造成领导核心地位的动摇、削弱和丧失;因此,又造成改开的乱象横生。“党政分开”是个深不可测的巨大陷阱,搞“党政分开”是自毁长城,自掘坟墓!

  “一元化”就是一个中心,一个本源。带领的能成为中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领导核心,能高效的实行“一元化”领导,这是特有的、历史形成的,被社会各界认可的,在实践中反复证明的,一个强大的优势和体制优势。

  1、一元化领导是一大创造。中国党1942年9月在《关于统一抗日根据地党的领导及其调整组织间关系的决定》中,创造性的提出实行党委一元化领导,自此,党的“一元化”领导体制,正式登上历史舞台。这个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实行,在夺取和巩固政权的斗争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那时,不管、军事、土改、经济、等等,都置于党的“一元化”领导之下,“一元化”领导带领中国走向节节胜利。

  2、一元化领导是历史的选择。1954年9月15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词》中满怀的讲道: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党”。这不是党人自封,这是历史的选择。对此,“五四宪法”的序言有清晰表述:“中国人民经过一百多年的英勇奋斗,终于在中国党领导下,在1949年取得了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人民的伟大胜利…..。” 毫不夸张地说,的核心领导地位是无数先烈拿命换来的,是血与火的残酷斗争千百次证明的,是历史无可替代的选择。

  3、一元化领导是人民的选择。协商会议参加的社会各界代表,共有38个各界别,包括和8个党派等。所有界别代表都一致拥护:“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党”。对此,“五四宪法”的序言有清晰表述:“我国人民在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伟大斗争中已经结成以中国党为领导的各阶级、各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广泛的人民统一战线。” 无论做出的牺牲,发挥的历史和现实作用,在全国的巨大影响力,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国体决定,没任何一个党派能替代的核心领导地位,而衷心拥戴为领导核心,这是人民不二的选择!

  4、一元化领导显现巨大生机。一方面一元化领导体制具特有的优势。作为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理念能充分体现;的政党意志能得到直接体现;的决策能迅速转化政令;能避免扯皮产生极其的行政运转高效,所有这些已被千百次的实践所反复证明。一方面一元化领导深入人心。自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新中国的核心领导,老百姓就认准“公家”就是党。不论是政府的任何机构,还是国有企业、国有银行、国有商店、国有学校等等,只要是“公家”的,那就是党。这是深深地情感,这是巨大的信赖,这是牢固的信念,这是党人几十年流血牺牲换来的百姓认同,这是党执政的深厚基础。

  所以,党的“一元化”领导的体制来之不易,是全世界政党中独有的优势,是几千万先烈拿命换来的优势,是实践证明的宝贵优势。为此,整个时代的党建,都突出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并围绕如何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进行整风和改善。

  中国党作为拥有全世界党员人数最多的政党,作为领导一个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又是领导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在面临长期执政、和平环境、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外部和平演变的重重考验下,无疑需不断加强和改善党的一元化领导。但“改革”绝不是复辟,“改善”绝不是“根本改变”。可改开以来的改革,提出搞“党政分开”,这绝对是个“伪命题”,是个居心叵测的命题,是个危害甚远的命题。

  1、“党政分开”要害是“一个架空,两个放弃”。1986年9月6日,改开的总设计师提出“党政分开”,并将其作为中国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随后,十三大报告明确了“党政分开即党政职能分开”。自此,“党政分开”的改革粉墨登场!总体来说,这个“党政分开”的“路线图”,就是“一个架空,两个放弃”。

  一个架空:将党被架空成晁盖。提出有关党政分开的总体指导思想:“针对党和政府的职能混淆、以党代政的现象而提出。目的是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确保党的领导、组织领导和思想领导,真正发挥党的总揽全局的作用,管好路线和方针政策,同时也有利于政府管好其职权范围内的工作。”不管讲的多冠冕堂皇,核心就是一句话:不要再管具体事。可中国党是执政党,执政是这个党的根本使命,这是中国党与西方参政党的一个根本区别。可“党政分开”了,党不管实际,没有实权的隔空喊话,怎么能有执行力?怎么总揽全局?让不管实际,能真正做到吗?真做到了,不被架空了吗?不成为加里宁?不成为《水浒传》里被宋江架空的晁盖? 而执政党如果不执政,将执政党变成欧洲封建主那样的寄生性集团,如何不彻底丧失历史存在的合法性?

  放弃之一:党要放弃领导政权。对政权的“党政分开”是政改的重点之一,按改开提出的要求:“党政分开是指政党系统与国家政权系统的分开,不仅包括执政党与政府,还包括与国家权力机关、司法机关的分开,党政分离是实现自由的一项重要举措。”看清楚没有?“党政分开”不仅要放弃对政府,更要放弃对,放弃对司法的领导。若这“三个放弃”做到了,那对政权还领导什么?不被边缘化?不被游离化?还算什么执政党?

  放弃之二:党要全面放弃领导国家。对企事业单位搞“党政分开”,也是政改的另一个重点,按改开提出的要求:“企业党委,一律起监督保证作用;事业单位的党委,随着行政负责制的执行,逐步转变职能,起监督保证作用。”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文化基础、教育基础等等,都体现在国企和事业单位,“党政分开”要在国企和事业单位放弃领导核心,只起监督作用,这不是全面放弃和丧失,对经济工作、对思想工作、对教育工作,对文化工作等的领导权?这不是全面放弃对国家的领导?

  2、“党政分开”是个虚伪愚蠢的命题。“党政分开”的设计者想的挺好,党若不管政了,老百姓有事就只找政府,只找市场,不找党了。可这个设想,绝对是愚蠢之极!

  “党政分开”就能脱责?在中国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想用“党政分开”来推卸党的责任和失误,这不是掩耳盗铃?这不是拎着自己的头发要离开地球?外国银行倒闭可以不管老百姓,在领导的中国,哪个银行倒闭敢少百姓储蓄的一分钱?而且,在中国无论出现什么,诸如,重大贪污、重大事故、重大决策失误等等,能逃脱干系?百姓就不问责?就不伤害领导威信?让群众“有困难找市长,变成有困难找市场”,这是骗人的“鬼话”!就是在完全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和地区,哪个能做到?的百姓动则就找“总统”,就找政府。外国总统出访,动则就带近百企业家随行。日本首相安倍的环球之行,不就带了30多个日本财阀四处周游。哪个政府想将责任都推向市场,这是白日做梦!

  “党政分开”百姓就不找?长期的斗争和体制形成的,“公家”就是,老百姓信任中国的所有“公器”,那是对党的巨大信赖。“党政分开”要生生将从人民的信赖中撕扯出来,这是“崽卖爷田”的瞎折腾,是让丧失民心和执政基础。党政根本不能分开,要分开纯粹是“想当然”。老百姓有大事必去找党,这是人民信任党!党政若真分开了,让老百姓有事只找政府,只找市场,而不找党了,那党就人心丧尽!

  3、“党政分开”造成极其严重地恶果。搞了30多年“党政分开”,根本没起到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反而动摇、削弱,甚至丧失党的领导。

  “党政分开”严重削弱党中央核心领导。按“党政分开”的要求,“党中央要对各方面工作实行领导,即在原则、方向和内政、外交、经济、国防等重大决策方面实行领导,并向中央国家机关推荐重要干部。”党中央只管领导,这严重动摇和削弱党中央的权威。上届国务院,之所以成为建国以来权力最大的国务院,就是实行党政分开的结果。而党中央对国务院只原则领导,实际是放任领导,以致国务院能不经中央和,一下午就能擅自做出类似“四万亿投资”,这样离谱的决策。至于党中央对国家各部门的原则领导,更是放任其各自为政。对、政协的原则领导,就等同于不去领导。

  “党政分开”造成各地政府各行其是。“党政分开”让党中央对各地政府的权威大大削弱,突出表现为“政令难出中南海”,中央的号令在各地普遍出现“肠梗堵”。而作为改开解放思想的一大成果,非常流行的一大经验,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法不禁止即可为”,“中央严厉不准的不干,中央没讲不准的,要抓紧干”,“中央明确不准的,要善于打政策擦边球”等等。可道德不允许的就可为吗?纪律不允许的就可为吗?特别老百姓不答应的事就硬干吗?各地政府千方百计对抗中央“下有对策”,甚至到了花样翻新,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的程度,可“党政分开”出现一大非常尴尬,党组织无刚性约束力。

  “党政分开”造成非常缺乏执行力。执行力就是领导力,强大的执行力就是强大的领导能力。改开的30多年,中央的执行力极低,这是不争的事实,而执行力的低能,本身就是极大的!党中央很多对人民的庄重承诺,仅停留在一种要求上,制定了很多这也“不准”,那也“不准”,却没有“准”了该怎么办,“不准”转眼就成了过眼云烟。“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就成了一种示范。有些地方政府,很多政府部门,什么国税局、财政部、发改委、证监委、卫生部、药监局、房管局、规划局、计生办、、地震局、包括足协等都声名狼藉,党组织却只能干瞪眼。老百姓痛心的质问:这是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吗? 党真成没牙的老虎了吗?

  “党政分开”造成党丧失对经济工作的领导。党管经济历来是优良传统,也是成功的经验。可改开搞“党政分开”却让党丧失了对经济工作的领导。仅以砸碎《鞍钢宪法》来说,将鞍钢的企业管理经验置于宪法比肩,其深刻的意义在于党找到了管理工厂,管理整个国家,能保障劳动者最大权利的形式和方法。“鞍钢宪法”的基本内容可概括为五大基本原则,即,坚持挂帅,加强党的领导,大搞群众运动,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大搞技术革新和技术。《鞍钢宪法》的核心就是“加强党的领导”,可改开的“党政分开”彻底丢掉了《鞍钢宪法》,实行“一长制”,企业的党组织成了“年三十打兔子—有没有都过年”,党在企业成了可有可无,这不丧失了对企业的领导权,不丧失对经济的领导权?而改开的经济工作出现的各种重大失误,同党丧失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权没直接关联?

  “党政分开”造成全面丧失核心领导。全面的推行“党政分开”,别说造成全面丧失领导核心,几乎就连基本的领导都丧失。诸如,教育实行党政分开搞“一长制”,党基本丧失了对教育的领导,不仅校长缺乏监督,前赴后继的犯罪,整个教育都混乱、堕落成几千年少见的教育。在“党政分开”的鼓动下,党丧失了对文学艺术的领导权,文学艺术的封资修作品泛滥成灾,文学艺术成了的主阵地;党丧志了对卫生战线的领导,医院变招法的抢劫病人钱财,甚至图财害命都成一种倾向;党丧失了对体育战线的领导,光中国的“蚊子”场馆就盖了多少?还有,党丧失了对思想战线的领导、丧志了对新闻战线的领导、丧失对社会组织的领导……,其所造成的恶果累累。或者,换一个角度问:中国的所有行业,有哪一个行业不是变招法的掠夺百姓?而改开以来中国所有乱象的出现,不都和“党政分开”密不可分?不都和丧失核心领导权密不可分?改开以来,党的威望大幅下降,人们对党存在的意义,越来越不理解,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党政分开”!

  让执政党不管执政,这也缺乏最基本的常识。现代社会的政府,都是政党领导的政府,无论美欧俄罗斯,只要是非皇权的文明国家,都是如此。可改开以来一直鼓吹和推行的“党政分开”,置这点基本常识于不顾,这绝不是无知,而是明明白白的居心叵测,要害就是要党交出管理国家和社会的领导权! 要害就是要退出历史舞台!

  习担任总以来,在治国理政的一大鲜明特色,就是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全面加强党的核心领导,全面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习结束了“党政分开”的改革,重新确立党对改革的绝对领导,其意义不亚于当初确立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而随着党的领导作用加强,中国的很多乱象得到了整治,老百姓感到“党回来了”!

  1、习将加强党建放到首位。习担任总与以往几任总的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集中精力抓党,这真是中国党之大幸,也是人民之大幸!首先,抓党的思想建设,深入扎实地进行群众路线教育,重提坚定主义理想,明确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这个根本不能丢。中央局的集体学习从来不学马列毛的思想,习主持局已两次集体学习唯物辩证法;抓组织建设,力避滑入“全民党”,罕见的由中央办公厅发文,强调对党员发展要控制质量;抓惩治,抓铁有痕,踏石有印,更是雷霆万钧;抓党的执行力,“布置是一,落实是九”,强调加强纪律性,“红线”和“底线”不能触碰;抓党的作风转变,让党的风气陡然扭转等等。

  2、习全面加强党的领导。习理直气壮地叫响坚持党的核心领导地位,废止了“一长制”,在国企和大学重新确立党委领导地位,坚持党委领导下的分工负责制--党领导国家的根本制度。加强党对依法治国的领导,强调 “党的领导、依法治国和人民当家作主的有机统一”;加强党对国企的领导:“加强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加强对国企领导班子的监督,搞好对国企的巡视,加大审计监督力度。”召开文学艺术座谈会,无论文学艺术、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立马出现令人振奋的新气象。提出要加强对非党组织的集中领导,重新确立“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3、习重点加强党对政权的领导。2015年1月16日的中央局会会议具有非凡的意义,会议议题是听取全国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工作汇报 ,这是全面加强党对政权领导的标志性会议,它把30年来搞的什么党政分开、分权制衡、司法独立等旨在颠覆领导的“改革”,统统打回原形。会议明确了党中央与全国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之间,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习总指出:“要加强纪律建设,把守纪律讲规矩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而最“根本的规矩”,就是坚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全国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要带头遵守这个规矩。加强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与支持全国会、国务院等履行职责是统一的,两个方面哪一方面都不能偏。党组是党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在非党组织的领导机关中设立的组织机构,是实现党对非党组织领导的重要组织形式和制度保证。会议还要求各级党委都要加强对政权的领导。

  4、习突出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习治国理政为突出一元化领导,为加强党对全面深化改革的领导,习总亲自担纲全国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为加强党对工作的领导,习总亲自担纲委员会主席;为加强党对网络和信息安全工作的领导,习总亲自担纲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为;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习总亲自担纲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改开以来都是总理当),将经济工作的领导权牢牢抓在党的手中; 习总还亲自担任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等。对所有担任的小组长,习不仅挂帅,更亲自出征,仅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工作开展,习就亲自组织召开了8次会议。

  5、习加强对“枪杆子”、“刀把子”的绝对领导。85年前毛主席召开著名的古田会议,古田也是确立了我党思想建党、建军原则的地方。是我军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军队定型的地方。2014年10月30日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召开“新古田会议”—全军工作会议,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早在福建工作期间,先后7次来到这里),核心就是强调是生命线,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人民解放军的军魂。习军中大力整治将领,经历一年多来军中大规模人事洗牌,从组织上保证党牢牢控制军权。“兵权之所在,则随之以兴;兵权之所去,则随之以亡”。亚洲周刊:习出任军委主席后,每周都会有一至两个半天去大楼处理军中事务,这与前任几乎绝迹军委大楼迥然不同。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1月20日在京召开,习做出重要指示,强调,“……培育造就一支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政法队伍,确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抓“刀把子”,也将好戏连台。

  2012年11月15日上午:“我退下来以后,坚决做到对下一届领导不干预,不批示”;“希望从我开始,已经退休的,都不能再干预新的的工作” ;“最好的支持,就是信任他,不干预他的工作,让他放手统领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希望的话能成警戒,能成党的规矩,任何人想要干扰习强化党的核心,任何人想要动摇习的领导核心,都是徒劳,都是自取其辱,都是逆流而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衷心期待中国党重新成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衷心拥戴习作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带领中华民族早日实现伟大的民族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