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日本森友学园水到底有多深 牵涉安倍和日本皇室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2-26 23:46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是否向“低价购地门”主角——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捐过100万日元?日本防卫相稻田朋美和笼池又是什么关系?若丑闻属实,安倍会不会信守诺言主动辞职?这一个个“可能动摇日本国政的疑团”将很快被揭开。23日,笼池将被传唤到国会作证。一个月以来,森友学园因散发仇视中韩材料、对儿童灌输右翼思想进入国内视野,如今,它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旋涡,将日本政坛最重要的人物吸进去。很多人在问,一家民间教育机构居然能有这么大能量,为什么?

  说到总部位于大阪淀川区的森友学园,许多媒体会首先提到它“旗下”的冢本幼儿园——该幼儿园让孩子唱二战时期的日军军歌、背诵《教育敕语》(中心思想是宣传效忠天皇,在日本发动对外侵略战争期间被用于军国主义教育,二战战败后被日本参众两院废除)、向家长散发仇视中韩的资料,最近因右翼教育大出风头。不过,或许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同,并不是森友学园创办了冢本幼儿园,而是它因这家幼儿园而生。1950年,二战时期的日本预备军官森友宽在大阪创立了冢本幼儿园。21年后,依托该幼儿园的“学校法人”森友学园才正式成立。

  虽然森友学园已经成立了46年,但其经营活动并不算成功。1995年森友宽去世时,给接手该学园的笼池夫妇留下了4亿日元债务,两人之后一直负债经营。除了当初的冢本幼儿园,森友学园只在2009年时发展出一所保育园(接收3岁以下儿童)。上世纪80年代成立过一家“开成幼儿园儿童教育学园”,不过在2014年因经营不善关闭了。而作为核心的冢本幼儿园接纳人数应该是315名儿童,但在园儿童长期只能保持在150人左右,充足率不到50%,大大低于同地区的其他幼儿园,口碑也在大阪的幼儿园中位于中下游。

  在日本媒体看来,森友学园现任理事长笼池泰典并不是合格的教育者。1977年,他从关西大学毕业后进入奈良县政府工作,“做了3年公务员后,与森友宽的女儿谆子结婚,之后便开始在幼儿园任职。在教育工作方面,他没有丝毫的相关经验”。

  森友学园事件发生后,许多幼儿园家长和笼池夫妇的邻居提起他们时都说,“笼池行事风格十分强硬,一反对他就会被训斥”,“强行让别人接受他右翼的那一套”。笼池的夫人谆子是幼儿园副园长,她似乎不比丈夫好多少。谆子曾因一个小学生没有向她打招呼便走了过去,将这孩子打得面部青肿,最后被处以刑事拘留。

  笼池的“没有经验”,夫妇二人的“固执强势”,直接体现在对幼儿园孩子的管理方式上。日本每日放送电视台近日爆料,有儿童家长曾向大阪教育局投诉冢本幼儿园。投诉内容令人震惊:幼儿园内设有一间“鬼屋”,犯错的孩子要被关进去;每天只允许孩子上两次厕所,如果有人不小心尿裤子,要在大家面前道歉,否则不给换洗裤子;孩子拉裤子的话,老师会把粪便装进其书包,和吃饭用的碗筷放在一起,让他们带回家。这种行为让很多孩子产生了心理阴影,在家时频繁上厕所。

  冢本幼儿园“仇视中韩”已被广泛报道。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以前有不知情的在日中国人将子女送入该幼儿园。后来,他们在园方资料中不仅看到中国人被称为“人”,而且还被比喻成“金鱼的粪便”,随即让子女转园。

  不仅是对幼儿园孩子没有进行正常教育,笼池夫妇二人的家庭教育也很有问题,他们总共有5个子女(3男2女)。日本《女性杂志》近日以“笼池家的壮烈餐桌”为题刊文称,在饮食上,笼池夫妇强迫“每个孩子每天必须喝完1升装的1盒牛奶;连根都不去掉的整棵菠菜煮熟了让孩子吃下;每天必须吃3条中等大小的鱼”,没有完成就要受各种体罚。这样教育的结果是,大儿子和他们没多少来往;二儿子成年后出走,断绝往来;小儿子在21岁那年,遗书上写道:“在父母面前抬不起头来。”

  “当我得知日本竟然有这样一个鼓吹右翼教育的爱国主义幼儿园时,着实大吃一惊,没想到时至今日还有教育机构在教授《教育敕语》,这种教育早在70年前就应该终结了。”日本评论家本泽二郎2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战后日本社会几乎不会公开提及“右翼教育”,因为会遭到媒体和国民的批判。如今的日本教育本应完全废止战前那一套以天皇为中心的教育体系,但遗憾的是,受过战前教育的官僚将右翼教育的观点保留下来。“大家都知道日本的学校不会详细教授包括侵略中国在内的近现代史,像我这样的老人都没学习过,更别说年轻人了。”

  被贴上“右翼”标签、作为右翼势力眼中“幼儿教育的典范”的冢本幼儿园,在很多家长看来并不是一直如此。“以前真不是这样,不知道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环球时报》记者在大阪听到了很多类似声音。根据记者多年在当地生活的经验,这种说法是可信的。

  大阪有韩国人聚居区,也有排外的日本极右翼组织“在特会”,虽然双方有时会起摩擦,但过去很长时间以来,没有听说哪家企业、教育机构如此公开走右翼路线。与此同时,大阪是日本全国首座制定对“仇恨演讲”进行处罚法律条款的城市。在普通民众生活中,很少出现与右翼有关的东西。不过,随着安倍上台后右翼势力不断壮大,社会和民间气氛与以前就不太一样了。

  本泽二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出现像这样的“爱国幼儿园”是和安倍政权有很大关系的——在背后大力支持安倍内阁的日本最大右翼精英团体“日本会议”,支持贯彻“右翼教育”,所以森友学园得到了安倍夫妇的全面支持。笼池是“日本会议”的大阪分部负责人。

  “日本会议”聚集着大量政界、商界、文化界精英,被称为“日本右倾的孵化器”,是安倍政权的核心支撑。如今拥有3.8万成员的“日本会议”,在47个都道府县均设有分部,在区市町村设有242个支部,超过1700名地方议员是其成员。安倍政权现在的阁僚中,有3/4是“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成员”。以安倍为首,包括内阁官房长官、首相辅佐官等十余人均是“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的骨干。

  如今,“日本会议”左右着日本的走向——“督促”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主导日本“教育右翼化”行动。而笼池就成为践行其教育方针的急先锋。本泽认为,类似森友学园的教育机构应该“不会是零”,可能还有尚未被曝光的右翼学校。

  “日本会议”只是构成笼池泰典庞大关系网的一环。和其“并肩作战”的还有一个名为日本教育再生机构的组织。该组织是贯彻爱国教育的急先锋,到处要求日本各地学校使用育鹏社编纂出版的否定以及等内容的历史教科书。日本教育再生机构理事长八木秀次也是“日本会议”成员,他很早就与笼池泰典相识,曾多次到冢本幼儿园发表右翼教育观演讲。八木秀次同时是安倍教育政策制定的智囊,在安倍政府的咨询机关“教育再生实行会议”中担任委员职务。

  日本教育再生机构是将笼池泰典、八木秀次、现任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和安倍晋三串起来的交汇点。松井一郎是“日本维新会”成员,该党派是有名的右翼党派,其创始人桥下彻曾因战争中“是必要的”等言论引发巨大争议。

  松井一郎2012年邀请过安倍出席日本教育再生机构的研讨会。他被认为是笼池结识安倍的牵线人,而根据笼池长子笼池佳茂的说法,松井甚至可能在“低价购地门”一事中发挥作用。笼池佳茂22日接受富士电视台专访时说,“父母确实从安倍首相夫人那里获得100万日元。也确实有政府人士为低价拿地一事在中间说了话,发挥了作用”。他透露说,“目前在媒体追问下撒谎的人是大阪知事松井一郎”。松井此前表示,他与此事毫无关系,如果被证实有参与就辞去知事职务。

  不管怎么说,笼池通过层层关系与安倍夫妇建立了联系,时间是在安倍2012年底再次当选首相之前。因为这年9月,安倍原计划要去冢本幼儿园演讲,园方还向家长通知了此事。不过后来因忙于选举取消了演讲。冢本幼儿园为此向家长发送了资料说明情况。资料中包含一封道歉信,“以后一定访问贵园跟大家见面,请多多包涵”,落款是安倍晋三。

  森友学园的关系网络中还包括一个名为“生长之家”的宗教团体。该团体在1930年由谷口雅春创办,自成立至今秉承“极端国家主义”路线,大搞一些活动。参与过上世纪70年代“生长之家”青年的有后来成为“日本会议”事务总长的椛岛有三和被称作“安倍政权之父”的伊藤哲夫等人。从这批青年学生中还走出一支教育队伍。他们多活跃于关西地区,规模最大的是“谷口雅春先生学习会”。该组织通过“经营幼儿园”、举行各种演讲活动,开展“基层工作”,帮助安倍政权获取大众支持。

  根据日本自由记者菅野完2016年出版的《日本会议之研究》,冢本幼儿园和“生长之家”的联系在《学习谷口雅春先生》第5期杂志合订本中有所体现。里面刊发了一则活动公告,是一场“关于我们的老师谷口雅春先生”讲演活动,主讲人为曾任“生长之家”夏威夷感化部部长的仙头泰,举办地点就是冢本幼儿园。在日本,即便是自负盈亏的私立幼儿园,也很难想象把场地租借给外部团体,何况是宗教和色彩浓厚的“生长之家”。值得注意的是,公告内容中写明,该活动联系人是“笼池”。

  从笼池的关系网可见森友学园资源之丰富。而这样的资源或许早有积累。《环球时报》记者从该学园获得的资料显示,其创始人森友宽与日本皇室,特别是昭和天皇裕仁有很深的联系。他曾担任日本“全国学校法人幼稚园联合会组织”委员长、民生儿童委员长等职。1990年,森友宽获得日本政府授予的“蓝绶勋章”。1995年森友宽去世后,日本政府专门通过内阁决议,授予其勋章“正六位勋五等双光旭日赏”。作为民间教育机构人士,森友宽享受如此殊荣并不寻常。【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丰 李珍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