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广元大山里的网红学校意外走红!被评中国教育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1-27 09:54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所学校能有今天的光景,离不开体制和财政的支持,这正是让这场教育实践能够持续进行的“柴薪”。

  “第一年教育局问我需要什么支持,我提了20万。”张平原说,利州区教育局批了下来。且这笔钱至今每年都有。20万带来的改变,从一间教室开始。原先破旧墙面、布满电线的冰冷教室有了色彩,单一的空旷空间被分成了阅读区、教授区、写作区、独处区。教室内多了书架、小茶几和沙发,逐渐还有了空调、电子黑板和电脑,乃至现代化的录播系统和学生人手一块的平板电脑。

  四年前,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主办的中国农村小规模学校年会在四川广元进行。范家小学,就这么突然映入了与会者的眼帘。关注之后,一些社会组织开始进入学校,电脑、平板、网络课件都源于此。

  张平原和老师们也有了“走出去”的机会。多个教育论坛上,范家小学被作为中国农村教育探索的样本进行一次次分享。张平原还记得一次云南之行,“一个博士来接我,陪着逛西南联大的旧址,作大会发言,身边人随便一问都是研究生、博士学历,”他自嘲,“只有我一个大专。”

  云南之行,张平原感触颇深:“你看当年的西南联大,在那种艰苦条件下,诞生了多少大家,所以办学并不在于硬件多好,教书育人还在于教育者的大情怀,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人。”

  语文老师杨秀丽也不再是一个人埋头教学,她和其他学校的老师一起通过网络远程参与语文教研。在范家小学教了21年书的王毕卫也走进国内各个经验分享的会场。更多老师,都有机会外出培训。

  从范家小学毕业、升入广元宝轮中学八年级一班的罗雨欣,至今记得一次接待对自己的改变。她在那次接待中担任学生讲解员。她突然发现,讲解之后,自己“一下变得开朗了”。李明杰与罗雨欣同班,他眼里的变化是教室里有了书,课堂能够走到校外。

  升入初中后,李明杰和罗雨欣给人最大的印象是优秀和阳光,现在一个是生活委员,一个是语文课代表。另外两位同样是范家小学升上来的李文婧和雷含波,成绩都处于年级前列,李文婧还是副班长,喜欢组织活动、性格很开朗。

  范家小学所在的苟村共529人,留守在家者,基本为老人和小孩。2014年的数据显示,利州区全区学生人数200人以下的学校共计14所,其中12所不足百人,农村微型学校占比超四分之一。 “这是全中国农村学校的普遍问题,不单是利州区。”利州区教育局副局长鲍海兵说,学校规模的萎缩让老师教学不自信,校长办学不自信,家长对学校也不信任,“校长开会,这些村小校长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来自哪儿。”

  但张平原的变革成为了一个突破口。为支持这种变革,教育部门引导成立了农村微型学校联盟,每年给每所联盟学校保底划拨20万,额外还会有25万元用于联盟开展活动。教育联盟里的学校,资源共享、教动、文化共建。比如各个学校都在相互学习开展一些有意思的课程,比如范家小学的“豆”的学习,其余学校的书法、农耕文化学习等。同时,各个学校也会联动开展一些活动。城乡学校及老师的交流也在加强,新招聘70多名老师补充农村学校,对范家小学这类微型学校有名额倾斜。

  “中国教育理念最先进的学校,不是北京或上海的公办名校、国际学校,而是四川这所大山深处的农村寄宿小学。”——这是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何帆对范家小学的评价。他把评价写进了自己的书《变量》,罗振宇演讲的线索也来源于此。

  在何帆看来,范家小学把乡村小学的劣势变成了优势。何帆说,“尽管很多孩子是留守儿童,甚至家庭残破,但你还是能看到他们的阳光和自信,为什么?对孩子影响最大的社会环境,是由同龄人组成的社群,而范家小学给了孩子们最需要的东西:一个平等、包容、自信、乐观的社群。”

  原21世纪教育研究院农村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王丽伟曾多次探访范家小学,在她看来,范家小学之所以能被广泛认可,是在于它理念、制度和实操都能做到贯通和一致。“这可能就是未来农村学校、农村教育改革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突破口,或者道路和方向。”王丽伟觉得,“原来讲到农村教育就会从扶贫的角度讲起,农村被认为是贫困、缺钱、缺资源的状态,解决问题的思路就是补钱、补资源。范家小学给我们的启示则是,一种教育改革、教育探索和教育创新。”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摄影记者 王红强